扶贫委员会
预设字体大小较大的字体最大的字体
简体 English

 

 

人民大道在乎你

 

「友‧导向」

 

「明日之星」

 

符合万维网联盟有关无障碍网页设计指引中2A级别的要求
 
     
 

迎春接福 心系社区

 

梁特首时常说他喜欢落区,与市民近距离接触,听取意见,或接受批评,这点其实我早有同感。十年前当社会福利署署长时,我每月在社署网页上发表「署长随笔」,不少记载的都是落区接触到的人和事,特别是社署服务的对象,好像是露宿者、独居长者、寄养家庭的儿童,虽然他们是大都市的小人物,但都是我在任内推动服务改革和发展的动力。其后即使是在民政事务局或发展局的工作岗位,我仍保持亲身看、亲身听的习惯,今日身为政务司司长,并兼任扶贫委员会主席,落区探访更为重要。

 

图片
我要向露宿者行动委员会成员(图)致敬,他们无私奉献,更每年为露宿者安排团年饭和派礼物聚会;坐在我身旁的汤汉枢机更一早到场打点。

年廿八晚我出席了我和露宿者行动委员会每年一度的聚会,和一群露宿朋友吃团年饭。这个约会始于当年担任社署署长时,屈指一数已超过十年,只在出任香港驻伦敦经济贸易办事处处长那两年才缺席。

 

这些年来无间断地出席这个为露宿者准备团年饭和礼物的聚会,我的得着很大,提醒自己香港虽然是一个富裕的社会,但仍然有些人是分享不到经济的成果。当晚我去到聚餐的地方时,天主教香港教区汤汉枢机早已在场派礼物,又为刚到来的露宿者送上热腾腾的饭菜,场面温馨,令我这个天主教教徒深深感受到「非以役人 乃役于人」的基督精神。当晚出席的另一目的是向一班多年来关怀照顾露宿者的朋友致敬,他们包括容医生、谭神父、雪姐等等。

 

无论本港的社会福利制度有多全面,总会有缺口;相关政策就算有效,亦需要因时制宜作出修订;资源的配合亦未必完全到位。志愿团体自发推出的服务和活动,往往填补了这些缺口和空隙,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即时的纾困措施。

 

以露宿者行动委员会为例,平时为露宿者提供免费/适度收费的膳食服务,过年前又安排免费团年饭,送暖之余还有辅导服务,既帮助这些不幸的人,又希望匡扶一些有条件的露宿者脱离露宿行列,重过正常生活。

 

图片
雅明湾畔属混合模式合约院舍,帮助了很多有需要的长者和他们的家人。我年初二带备礼物到访,向长者拜年。

年初二我探访了由圣雅各福群会营办的雅明湾畔护养院,内里设有49个政府资助宿位和75个自负盈亏宿位,大部分长者都属于需高度照顾,院舍服务对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可以说是唯一的选择,这种由政府提供院舍处所再经投标找营办机构的混合模式合约院舍,目的是为不同经济条件的家庭提供多元化的选择。事实上,随着香港人口老化,要由纳税人悉数资助所有护理院舍服务是不可能的。但政府有责任透过福利规划,提供符合规格的处所和培训护理人手,并以发牌、认证等方法确保长者和他们的家人得到有质素的服务。安老政策是行政长官的施政重点之一,本届政府有需要在这方面继续努力。

 

年初四我一个下午做了三个探访,包括两个由基督教家庭服务中心安排的低收入家庭。两个家庭都庆幸获分配公屋,所以虽然户主收入不高,一家几口生活总算安定。据服务中心的社工说,两个家庭都很积极乐观,我在和他们倾谈中,也感受到那份安稳和满足,可见政府资助房屋对低收入家庭的重要性。所以我在大年初一到大埔林村出席「香港许愿节2013」点灯仪式时,便写下「安居乐业」的祈福语,只要有个安乐窝,有就业,民生便可改善,民心亦随之安稳。有见及此,政府在觅地建资助房屋方面定会不遗余力。

 

福伯则是我担任社署署长时认识的。记得第一次收到福伯的亲笔信是2002年的事,我获悉他的情况后透过相关部门的努力,成功安排他入住现时的长者屋,并申领综援。看到今年已93岁的福伯仍然精神抖擞,我感到十分欣慰;我跟他说如果当初他不采取主动,我们又怎样知道他的困境和需要呢!因此,就算政府政策到位,志愿机构的服务又适度地填补缺口,如果有需要的人不采取主动或不让别人协助,也是徒然的。

 

 今天是正月初五,碰巧又是西方情人节,我在此祝愿大家幸福快乐,社会充满关爱,令有需要帮助或遭遇不幸的人也感受到丝丝温暖。   

 


扶贫委员会主席
林郑月娥

2013年2月14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