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貧委員會
預設字體大小較大的字體最大的字體
简体 English

 

 

人民大道在乎你

 

「友‧導向」

 

「明日之星」

 

符合萬維網聯盟有關無障礙網頁設計指引中2A級別的要求
 
     
 

由「光房」到社創基金 讓扶貧和社會創新來個cross-over

 

說起永利街的唐樓,大家會想起電影《歲月神偷》。現實生活中,在2010年,發展局和市區重建局(市建局)把整條街12幢唐樓保留為「保育區」。作為前發展局局長,今日我舊地重遊,別有一番感受。歷史悠久的外殼裡,卻盛載着年輕躍動的靈魂。目前有不少本地藝術家駐紮在部分唐樓裡,為東邊荷李活道的文化走廊和文物保育項目增添色彩。另外,在這新舊融合的建築物内,有10個單親家庭互相扶持住在一隅的「光房」。一班單親媽媽和子女,不久前搬離擠迫或惡劣的居住環境,在「光房」裏重整人生,裝備自己,爭取自力更生的機會。

 

「光房」項目由「要有光」社會企業創辦。「要有光」是一間自負盈虧的社會企業,旨在幫助業主善用物業,扶助有需要的單親家庭逐步邁向自力更生。自2012年9月起推出首間「光房」後,便陸續有市民和機構主動聯絡「要有光」,至今提供了超過30間「光房」,包括位於永利街由市建局提供的6個單位。「光房」以低於市價的可負擔租金租予單親家庭,至今已惠及60個家庭的160名成員。今日我跟「要有光」主席李律仁、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魏華星,以及「要有光」創辦人兼行政總裁余偉業來到永利街和城皇街,探訪了兩間「光房」合共4個單親家庭。這些家庭都由已離婚的婦女獨力支撐,一個人帶着孩子為更好的明天奮鬥。

 

其中亞美和亞芬 (化名)的故事特別讓人鼓舞。她們都是單親媽媽,各育有一子,而兩人的兒子巧合地出生於同年同月同日。兩個家庭的背景看似相同,不過「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」。亞美離婚後帶着兒子與朋友分租一戶劏房,不久後朋友不願意續租,亞美無力獨自負擔租金,長期捱餓,每天只吃兩餐而導致營養不良,面對無家可歸的困境。而亞芬則因遭受家庭暴力而帶着兒子離開丈夫,租住劏房。雖然她努力工作,但是支付了昂貴的租金後,變得足襟見肘,前路茫茫。在社工的協助下,他們獲安排入住「光房」。

 

「光房」不但解決了她們急切的住屋需要,更提供了一個讓她們自力更生的平台。除了可以經常在管教子女方面交換心得外,兩位媽媽未來會報讀英文班,為將來求職裝備好自己。

 

「要有光」的成功經驗,說明不同持分者在扶貧工作有互相配合的角色。「要有光」靈活地運用私人物業,將物業的潛力釋放,既可以令香港寶貴的土地資源物盡其用,讓投資者的物業得到回報,同時亦惠及受貧窮問題困擾的弱勢家庭。「光房」的運作模式,對我們的扶貧工作有很大的啟發性。

 

要鼓勵像「要有光」這一類的社會企業,將扶貧和社會創新cross-over並發熱發光,政府要先提供有利社會創新的土壤。扶貧委員會在2012年年底宣布成立「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」(社創基金),並組成專責小組,推動這個5億元基金的工作。社創基金的目的是結合來自民間、非政府機構、商界、專業人士和政府的力量,鼓勵更多人挑戰固有框框,發掘一些非一般的點子,善用和調配社會資源,透過推行社會創新項目以解決貧窮問題和支援弱勢社群。

 

再好的意念都要經過實踐才可以產生效果,社創基金就是要幫助機構、公司和個人──特別是缺乏做生意經驗的人──實踐創新意念。社創基金希望建立一個良好的社會創新生態系統,為社會創業家由孕育概念、籌備策劃至付諸實行等階段,提供適切的支援。當中,協創機構可以補充一般政府委員會所欠缺的龐大跨界別和資源網絡,角色極為重要。

 

社創基金早前已委聘4間協創機構,包括香港社會服務聯會、理大科技及顧問有限公司、心苗(亞洲)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及葉氏家族慈善機構,透過它們的經驗和網絡,促進社會創新生態系統的發展,以鼓勵運用創新方法達至扶貧和防貧。協創機構在委聘的3年期間,要達致的目標包括在「能力提升」工作方面訓練及培育至少2 700 名有潛質的社會創業家,以及在「創新計劃」範疇激發出至少700 個意念和資助當中至少100個項目。我期望今年稍後出爐的創新項目能予人眼前一亮的感覺,為香港扶貧工作注入新動力。


 

扶貧委員會主席
林鄭月娥

2015年7月6日